擁抱的積極作用都是顯而易見的

擁抱是媽媽釋放母愛的一個不可替代的載體,也是寶寶感受美妙世界,沐浴媽媽的愛,獲得心智成長的需要。國外的一項研究結果顯示,擁抱能促進人體的免疫系統,降低血壓、心率,緩解人的緊張情緒,無論是對媽媽還是寶寶,擁抱的積極作用都是顯而易見的。然而,怎樣擁抱才科學合理呢?

第一時間抱寶寶

寶寶誕生2小時之內,感受媽媽溫柔的擁抱和愛撫,肌膚相親,這是母子建立終身依戀關系的第一步。媽媽把寶寶抱在懷裏,身體直接接觸媽媽的皮膚,讓他能聽到媽媽心髒的跳動,聞到媽媽的體味,並伴以媽媽對寶寶親切的呼喚,足以讓剛出生的寶寶感到安全和放松。

寶寶抱在左胸前

嬰兒的頭部靠在媽媽胸口的左側,就能聽到母親心髒的跳動,隨之心靈也會得到安定。這是因為,從胎內起寶寶就是在持續聆聽著媽媽心髒的跳動中而不斷發育和成長的。當把他抱在媽媽左側胸前時,更容易聽到熟悉的媽媽的心跳節律,聞到媽媽身上特有的氣息和味道,可以使寶寶心靈得到最大的安全感。

親密支撐寶寶頭

新生兒的小脖子並不是生下來就能豎起來的,媽媽在抱寶寶時,一定要讓他的頭有所依靠。輕輕地把小腦袋放入肘窩裏,小臂及手托住孩子的背和腰,用另一只手掌托起小屁股,呈橫抱或斜抱的姿勢,使他的腰部和頸部在一個平面上。

豎抱時間漸延長

寶寶越小,豎著抱的時間要越短。方法是一只手托住他的臀部和腰背,另一只手托住嬰兒的頭頸部或讓他依俯在媽媽的肩膀上,最初控制在兩三分鍾,否則寶寶會不堪重負的。2個多月後,寶寶的頸部肌肉支撐力增強,豎抱的時間可以逐漸延長。

面部朝前信息多

3個月後的寶寶小腦袋豎立已經比較堅挺了,寶寶不樂意躺在床上,喜歡讓人抱。此時將寶寶背部靠在媽媽懷裏,面部朝前,媽媽用一只手環抱寶寶,另一只手托住小屁股,寶寶會很舒適地“坐”媽媽懷裏,頭部自由地轉動,這樣眼前的事物盡收眼底,能使寶寶獲得更多的視覺信息,豐富他的認知能力。

輕晃寶寶勿用力

小寶寶頭部的髓磷脂還不能勝任保護大腦的工作,抱著寶寶用力搖晃會引起頭部毛細血管破裂,甚至造成“腦震蕩”、“腦出血”。所以即使搖寶寶也應十分溫柔,動作要慢,幅度要小,最好是哼唱著兒歌,使寶寶同時獲得視覺和聽覺的刺激。

蕩蕩“秋千”好處多

可將寶寶放在大毛巾或布單上,爸爸媽媽分別抓住四個角,輕輕地搖動並將寶寶側身翻動,每次時間3-5分鍾,這樣可以刺激寶寶大腦的深部知覺和平衡感,有助於感覺統合能力的開發。

悠閑的傾聽著流水的呢喃

暑假回到老家,靜坐室內,南風送來幾縷花香,吹散了暑氣。臨窗滿眼濃濃綠意,惹人欲醉。不禁想起了兒時常常嬉戲玩耍的那片世外桃園,忍不住就有了遠足郊外,放飛心情的沖動。去擁抱大自然,對於喜歡自然的我來說,應該是很舒暢愜意的事了。

於是,在一個惠風和暢、陽光慵懶的日子,領著孩子,帶上野餐,便神采飛揚的去野外舒展身心了。一路的歡聲笑語,到了目的地——一個碧水澄澈、羊群如雪、唐堤蜿蜒如龍的世外桃源之地,便呈現在眼前了。處處盎然的生機,如畫的景色讓人心胸為之暢歡。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緩緩流淌、清澈見底,寬約百米的唐河,這裏的水可真清澈,幾乎可以數清河底的鵝卵石。那些成群的小魚兒遊來遊去,自由自在的尋食著它們的美味佳肴,徜徉在屬於它們的國度裏,心無旁鶩,愜意極了。

野鴨也歡快悠然的戲弄著粼粼碧波,一會兒跌入水底,一會兒又立在水面上,就像孩子們在蕩秋千一樣嬉鬧著。並不時拍拍他們驕傲的“雙手”,嘎嘎的得意笑著,好像也在炫耀,看,我的“雙手”多么神奇,我可以在藍天之上自由翱翔呢!被激起的層層漣漪也慈愛的報以會心的微笑。

幾只漁船在清淨的水面上悠悠的蕩漾著,那些鸕鶿忽地潛進水中,忽地露出水面,長長的帶著彎鉤的嘴巴在浮出水面的時候,會銜著一條小魚昂首挺立在漁人面前,好像在炫耀著自己的“蓋世奇功”。漁人則舒適的仰臥在小船上的敞篷裏,悠閑的傾聽著流水的呢喃,賞著兩岸醉人的旖旎景色,用他們的天籟之音歌唱著美好幸福的生活。

是在指尖上生出的一抹情愫

心深處的沉默,如一樹繁花,縱有起起落落,依然可以抵過冬的凜冽,而那場枯木逢春的喜悅,讓心生出一種恒定的自知,所以,在這場輪回中,隨著時間的永恒,心愈加篤定。

文字的秉性,寫意著心靈的純淨,它可以理性地彰顯塵世裏的世味人情,亦可以感性地抒發心心相依的一份真誠。於文字,從未放棄過最真的寫意,一如在這喧囂的浮世裏,一直堅持做最真的自己。

如果說淺喜深愛,是在指尖上生出的一抹情愫,那么繁花不驚,便是開在心上的一朵從容。

曾經以為,若是無法全身而退,那么塵封便是最美,因為,那些深深淺淺的片段,已被時光凝聚成獨有的詩篇,成為心上無法寄出的信箋,就像秋日裏的落葉,從來不言離別,只默默地在寒冬裏蕭索。

然而,當鴻雁歸來,我卻驚喜地看到,春日的枝頭上,那第一枚新綠,在安靜地傾訴著綠葉對根的情意。原來,在這一葉菩提裏心生的暖意,早已讓靈魂生出羽翼,舊時光,已然奔赴在春天的路上。

偶有,幾分閑逸在時光裏逗留,才突然發覺,一剪閑窗,被擱置的太久,太久,不知,這一程風清月白的心路,是否還會喚起記憶的溫度?

早春,乍暖還寒,我似乎又看到,冬日寂寥的枝頭上,那一縷暗香,獨自承擔起寒風帶來的力量,舊時光,被這一縷清冽浸染,多了一份豔麗的質感,如此飽滿,愈加誘人,愈是寂寞,愈讓人誘惑,冷至徹骨,卻豔到刻骨,那在骨子裏沁染過的風情,絲絲都能觸摸到愛的濃重。

淺淺的春色,是孕育的氣息,我在其間喜悅著漫步,聽草木在春風裏悄然複蘇,看雙燕在柳下盡情嬉戲。此時,我的思緒是流水的形狀,流到哪裏,哪裏便是春天,每到一處,都浸滿了花兒的芬芳。